孚日股份(002083.CN)

1.84亿金融资产回购成交易所问询重点 高密国资“接盘”之际孚日股份爆多项违规问题

时间:20-07-08 19:40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1.84亿金融资产回购成交易所问询重点 高密国资“接盘”之际孚日股份(002083)爆多项违规问题

7月1日,孚日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在6月28日收到了高密市政府出具的一份批复文件,文件称,经研究同意由华荣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按照7.5元/股的价格收购孚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1.7亿股(占其全部股份的18.72%),合计12.75亿元。

随着国资部门的批准通过,下一步孚日股份新旧控股股东之间也将进行股权交割,高密国资“接盘”孚日股份事项也即将落下帷幕。不过,就在这个“档口”,孚日股份在年报中将公司控股股东违规占资、违规担保以及未披露的关联方等违规问题全盘托出。

“借着国资接盘的利好,能对冲这些违规问题对股价的负面影响;另外一方面,新旧控股股东交接,也为新控股股东进入卸掉包袱,轻装上阵。”国内某券商一位投行部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年报曝违规占资、违规担保

孚日股份披露年报的时间是6月30日,这个时间节点也是华荣实业缴纳第二笔共计8.75亿元股权收购价款的最后时间期限。

全部股权对价缴纳完毕、紧接着政府批复同意,孚日股份的年报也在这个时间节点披露了出来,不过,从孚日股份披露的年报看,其违规问题不少。

孚日股份的2019年年报显示,其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9.87亿元,同比下滑3.2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69亿元,同比下滑8.96%。

负责审计的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孚日股份2019年年度财务报表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的保留意见《审计报告》。

根据《审计报告》中强调事项段的内容,自 2018 年起,孚日股份向控股股东孚日集团及其附属企业提供非经营性资金及违规担保,截至 2019 年 12 月 31 日,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余额合计为 11.42 亿元,违规担保余额为 1.46 亿元。

为了给控股股东提供资金,孚日股份还有意隐瞒了一个应披露的关联方。

从2018年11月起,孚日股份陆续向高密赛维丝和高密致信商贸有限公司(下称“致信”)销售专门进口采购的棉纱,赛维丝和致信再向第三方客户销售。

实际上,高密赛维丝实际为控股股东控制的公司,赛维丝销售后,实物由孚日股份的供应商直接运输至第三方客户,赛维丝和致信收到第三方客户的回款后并不及时将款项结算给孚日股份,而是以占用该账款的形式为孚日集团提供资金支持。

公司也一直没有将其披露为关联方。

“上述关联交易缺乏商业实质,也未按规定履行审批程序。上述形式的关联交易于2018年内累计发生人民币1862万元,于2019年内累计发生人民币7281万元,累计还款人民币2071万元。”公告披露,截至2019年12月31日,该项关联交易形成的应收款项余额为7071万元。

“控股股东已经归还。”8日,孚日股份董秘办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称。

虽然孚日股份已经就上述财务数据进行了追溯调整,但是涉及到的违规信批以及违规担保问题,孚日股份仍难逃交易所的问责。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收到关于处罚的信息。”上述工作人员回应本报记者称。

1.84亿金融资产回购存疑

2019 年 6 月,孚日股份完成了对北京睿优铭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下称“睿优铭集团”)的 60.7391%的股权收购交易,收购对价合计人民币2.92亿元。

数据显示,2019年,睿优铭集团的营业收入是4531.17万元,净利润是1145万元左右。

根据收购协议,睿优铭集团 2019 年的实际业绩已触发公司可以向睿优铭集团原股东行使回购权的条件,该项或有对价构成了金融资产。

根据评估师的评估结果,该项交易性金融资产的公允价值为人民币1.84亿元,但该评估结果未考虑其信用风险。

孚日股份这笔发生于去年的股权收购案,也成为了审计机构出具保留意见审计报告的主要事项。

“截至本审计报告日,我们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对上述回购权形成的交易性金融资产可回收性的管理层估计做出判断,因而无法确定上述事项对孚日股份的财务状况及经营成果产生的影响。 ”审计报告表示。

针对这笔并不算小的金融资产,交易所在7月6日发出的问询函中也进行了问询。

“说明睿优铭收购以来实际业绩情况与预测业绩情况,所触发的回购权具体条款,后续回购时间安排及回购可行性,若无法回购对财务数据的影响。 ”问询函表示。

“针对睿优铭的问题,我们公告里会有说明,关注函将和问询函一起披露。”上述工作人员对本报记者表示,随着高密政府部门的批复同意,控股股东方面正在解除质押,等质押解除后将进行股权过户,对于股权对价他表示“已经付完钱了”。